解放军哨兵3年才见妈妈一面 咬牙请她退出警戒线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6-03-23 09:31:00

    春风吹拂的神圣哨位

初春,晚风拂过哨兵坚毅的脸,让他们觉出一丝丝暖意。一个哨兵使劲吸了吸鼻子,他闻到了浸着泥土和青草的芬芳,他在心底里说,这是希望的味道!哨兵脸上露出微笑,春天来了!

1某代表住地,战士李明即将上岗,他有步骤地换着装,系领带,调耳麦……

“两会”执勤责任重大,参加任务的官兵都是执勤经验丰富、能力素质全面的骨干。李明心里清楚,自己上岗就像面对一张“考卷”。多达数十类的警卫方案、证件样式,上百种情况处置方法、数百个电话号码以及近千辆车牌号,平均每人每天要作出800余次判断,40余次情况处理。高峰期,每分钟进出30余人次,平均两秒钟就要作一次判断,不容丝毫失误。

这会儿,他着装完毕,稍微轻松地合上双眼,时间闪回过去……

打小,李明就幻想当一名坦克兵,驾驶“钢铁怪兽”驰骋沙场。入伍时,他到了北京卫戍区,成了一名警卫战士。不是应该穿着笔挺的西服,带着墨镜,挂上耳麦,紧盯现场一举一动吗……原来这都是电影里的情节!李明向班长倾诉“委屈”,没承想,遭到班长一顿教导:“你先别管电影里的情节是真是假,你说你执勤训练思路不清,体能考核次次倒数,看你现在哭得跟个大姑娘似的,还想去任务现场,给警卫对象当贴身随卫?”

“班长,那……我要是把警卫制度和执勤规定熟背于心,情况处置考满分,体能考核拿第一,你能让我像电影里面那样吗?”

“咱们一言为定!”

……

“准备换哨!”命令打断李明的思绪,他整理军容风纪,庄重地走向哨位……使命荣光,他渴望并爱着这份崇高的感觉。

静静的宿舍里,他那身换下的绿军装上,曾经的“一道拐”,已是两杆亮闪闪的钢枪。那是他从幻想走向理想的标志。

2这天,一个老大娘一把握住指导员刘霁霄的手,急切地问:“领导,俺孙子哪去了啊?你把他叫出来,让俺瞅瞅哇。”

刘指导员知道,老人家的孙子是战士智伟。小智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打小由奶奶拉扯大。入伍后,每周活动时间,智伟总会给奶奶打个电话,一来讲讲近况,报声平安,二来说些部队发生的趣事,哄老人开心。智伟被选中参加“两会”警卫任务的事,只字未向家人提起。这么长时间没有孙子的消息,奶奶放心不下,千里迢迢来部队探个究竟。

刘指导员和蔼地对老人家说:“奶奶,您别急,小智出去执行任务,不在连队。”

按照制度规定,警卫勤务有关情况不允许向外界透露。担负“两会”警卫任务的官兵,每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考核。严守政治纪律,是镌刻在他们心底的铁规。

“领导啊,你告诉俺,俺家孙子是不是犯错误啦?”

“老人家,小智是连队的优秀骨干,真去执行任务了,再过段时间您就明白了。”刘指导员干脆领着老人家向连队“警卫标兵”榜走去。

老人见到孙子戴大红花的照片,又看到“电子档案”影像里孙子生龙活虎的身影,乐得合不拢嘴,连连说:“俺放心啦!孙子长大了!俺回家了,等他立功的好消息!”

3傍晚时分,代表住地大门车流正值高峰,哨兵周天赐有条不紊地指挥车辆有序出入。一辆蓝色出租车在警戒线前戛然停下,一位代表下车,验证后快步走入宾馆。没过一会儿,他又急匆匆跑出门口,似乎寻找什么。

周天赐敏锐判断后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吗?”

“哨兵同志,你们大门有监控吧?上哪能调录像回放啊?”刚才,因为下车匆忙,他把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忘在了出租车上。

小周略一沉思,脱口而出:“京B×××××。是××出租公司的。”

“你怎么会记得?能确定吗?”代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没错。别说一辆出租车在这停了几十秒,平时车辆出入会场时,挡风玻璃前的车证,有一个字母与车牌号不符,也不能逃过我们的眼睛。”

话说“上哨1分钟,警惕60秒。”这是所有警卫战士的格言。“两会”警卫工作复杂繁琐,每天查验上千份证件,放行几百台车辆,任何微小细节都不能放过,必须具备准确的判断能力、快速的反应能力和灵活的处置能力。

这位代表欣喜地用手机联系,手提包果然落在那辆出租车里。手提包失而复得,他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赞叹道:“哨兵真神了!了不起!”

4宾馆楼内,电梯口,哨兵沙浩正在执勤。按照规定,他身着便衣,但笔挺的军姿还是吸引了不少代表的目光。

一位穿着朝鲜族民族服装的女代表路过哨位,微笑着对哨兵打招呼:“你辛苦了!”出乎意料,她听到一句以本民族语言说出的回应:“谢谢关心!”

女代表走出老远,还不时回过头看着哨兵,眼里充满敬佩。

她哪知道,部队把军人修养纳入“两会”执勤专题教育,官兵们刻苦钻研,内外兼修,“静水流深”的特质早已融入一言一行、一岗一哨。

5人群川流如梭,哨位旁边,黄色的警戒线无声地提醒行人:不可逾越。

“还有半小时换哨。”苏本昌用余光看了一眼执勤桌上的钟表,深吸一口气。

“阿昌!阿昌!”突然,一声熟悉的呼唤,他寻声望去,天哪,妈妈!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里之外的母亲此刻在不远处向自己挥手。

母亲正向朝思暮想的儿子走过来,一步步接近警戒线。3年未曾谋面,小苏多想上前为母亲掸掸身上的尘土。他的眼圈泛红,突然精神一振,咬了咬牙说:“妈妈,请您退出警戒线!”

妈妈一怔,踉跄着往后倒退了几步,小苏内心一阵愧疚,他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杆,轻声说:“妈妈,对不起,我正在执勤,现在不方便说话。”

1分钟、5分钟……小苏一言不发,警惕地观察着周边情况。妈妈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儿子。

终于到了下哨时间,换岗后,苏本昌回到连队。他向连队请了10分钟的假,在大门口与母亲匆匆相会。

“妈,任务在身,儿不能陪您吃饭、逛街。儿子会争气,您放心回去吧!”

这番话刚出口,母亲潸然泪下,小苏替妈妈擦去眼角的泪水。他知道,妈妈流的是欣慰的泪。(北京卫戍区创作者:戴麟权讲述者:朱威明)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