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游戏回归生变 中绒内斗世纪华通否认出局

来源:新浪科技要闻汇总 2015-12-23 23:44:24

这场由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之争,以及中绒集团的内部大战共同构成的盛大游戏私有化蛋糕分食战恐怕还将持续。

新浪科技时分

在11月底盛大游戏私有化协议获得正式通过时,市场普遍认为经历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持续两年的盛大私有化大戏终于落下帷幕。但巨人作为游戏回归第一股在股市连续涨停的表现,无疑对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产生了刺激,在退市的关键时刻,目前盛大游戏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再次陷入混战,私有化又现变数。

作为盛大游戏的大股东,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一直存在矛盾。继6月份中银绒业或将在盛大游戏私有化中出局的消息之后,近期又传出了世纪华通被盛大游戏管理层和中银绒业排挤出局的消息。对此世纪华通相关人士表示,股东大会并没召开,说已经出局,为时尚早。

而私有化的另一主角,陷入私有化份额纠纷的中银绒业22日终于承认,中绒集团已收到上海颢德和晓光投资的民事起诉状,法院确已冻结中绒集团持有的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及宁夏丝路股权出资额共计人民币1001万元。两个案件分别拟定于2015年12月28日和2016年3月4日开庭审理。

虽然中银绒业表示,盛大游戏私有化已经顺利完成且不可逆转,上述纠纷已不能实质影响盛大游戏的私有化。但同时提到,由于该案尚未审理,无法判断该事项是否对公司筹划的重大事项的进程造成实质性障碍。

争夺盛大

自2014年1月29日盛大游戏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以来,近两年时间内经历了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春华资本、完美世界、FVInvestmentHoldings和CAPIVEngagementLimited等最先出局,之后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几经出局和入局。在这场持久战的最后阶段,世纪华通和中绒集团作为大股东成为新的盛大争夺战主角。

据中银绒业最新公告显示,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共有9个持股平台,中绒集团实际控制其中四个平台,分别是宁夏中绒圣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宁夏中绒文化产业股权投资企业、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宁夏丝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累计持有盛大游戏221,275,697股,占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占盛大游戏表决权总数的46.66%。

而世纪华通方面,华通控股、砾游投资及东方证券共同设立的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组成了“砾系基金”,通过出资63.9亿元收购华盛BVI、通盛BVI、上海海胜通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公司100%股权,让世纪华通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

但世纪华通问题在于,所持有的股份投票权却偏低,仅有略超16%的投票权。这也是世纪华通被怀疑将被排挤出局的重要原因。

这也让以张蓥锋为代表的盛大游戏管理团队在争夺战中的偏向变得十分重要。张蓥锋控制两家公司亿利盛达和宁夏正骏,亿利盛达拥有9%盛大游戏股权及34.5%投票权,据之前公告,宁夏正骏也将收购社会公众持有的6.09%A类股权。如果中银绒业联合亿利盛达,将拥有81.16%的投票权。但亿利盛达支持世纪华通的话,世纪华通方投票权将达到50.55%,能在投票权上和中银绒业进行抗衡。

有关消息称,12月29日盛大游戏或将召开股东大会,准备以现金方式收购当前盛大游戏发行在外,但盛大游戏母公司不持有的股份,世纪华通将在被回购名单中。对此盛大游戏向新浪科技表示以公告为准。而世纪华通有关人士称股东大会还未召开,说已经出局,为时尚早。

合并回归还是单独借壳

世纪华通和中绒集团对于盛大游戏的争夺,除了争谁是盛大游戏回归的壳资源外,更是未来盛大游戏回归路径之争。在盛大游戏私有化的这块蛋糕上,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不想分食。

在11月底盛大游戏私有化协议获得正式通过时,私有化财团曾表示,在评估私有化完成后拟采取的步骤,可能包括资产处置、重大资产重组或其他类型的交易,并考虑盛大游戏在中国证券交易所实现重新上市,正就在A股市场重新上市的法律要求、程序、障碍、可能的时间表以及成本和风险进行分析和研究,但尚未就重新上市达成确定的计划。

世纪华通除了参与盛大游戏的私有化回归之外,还同时主导了另一家游戏中概股中手游的私有化回归。12月7日世纪华通宣布拟收购中手游移动科技100%股权,作价68.39亿元。并拟11.45元/股合计发行9.64亿股,募集配套资金不超110亿元,用于支付现金对价及募投项目。业内的看法是,如果世纪华通在争夺战中胜利,很可能盛大游戏和中手游将会整合再回归A股。

在大游戏业上野心十足的世纪华通,除了中手游外,世纪华通还收购了点点开曼与点点北京,并与天神娱乐联合发起设立大陆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50亿元规模的互联网产业基金。如果能将端游大厂盛大游戏和手游新锐中手游进行整合上市,对于世纪华通而言,在资本市场的竞争力会大大提升。

而另一大股东,中银绒业更是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盛大私有化回归不仅仅是公司的战略,更是和银川的游戏业发展密切相关。

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曾公开表示,银川市未来会将文化产业作为银川市的支柱产业,会以电子竞技为引领,发展动漫、游戏等相关产业。除了开始为电竞建立大数据中心、打造游戏园区外,还成立了游戏基金,花费了78亿元参与了盛大游戏的私有化,并计划将WCA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项目运作在新三板上市。

在这种背景下,并配合巨人回归后受到资本市场疯狂热捧的刺激,中银绒业在这场争夺战中更不会让步。从私有化协议获得正式通过时,由中银绒业负责收购社会公众持有的18.26%A类股权以及最后的投票权比重等方面来看,目前中银绒业似乎更占据上风。

抢食中绒“蛋糕”

虽然在盛大游戏私有化上,中银绒业形势大好。但在分食盛大私有化蛋糕的最后阶段,中绒集团内部却出现抢食混战。股权份额的纷争上升到法律诉讼层面,给盛大私有化的最终走向,又增加额外风险。

此前有消息称,中绒集团参与盛大游戏私有化的资金大部分是通过合伙企业或信托平台募集而来,但中绒集团一股多卖,导致私有化完成后无法兑现全部投资份额。上海颢德、上海涌川、宁夏晓光及杨成社、杨忠义、耿群英、耿国华四位自然人已经对中绒集团进行起诉,或涉及超21.45亿元的份额。

中银绒业22日发布公告,证实了遭到起诉一事。称收到上海颢德和宁夏晓光的诉讼,上海颢德要求继续履行原协议,完成其关联人上海唐城奥凯易富投资中心对宁夏丝路认缴11亿元(未实际缴付)有限合伙财产份额的工商登记手续。宁夏晓光则要求判决中绒集团将其出资份额从14500万元调整为5800万元的行为无效。但未收到其他投资机构及自然人起诉中绒集团的相关诉讼资料。

并且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确认已冻结中绒集团持有的宁夏中绒传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宁夏丝路股权出资额共计人民币1001万元。

关于股权份额的纷争,中绒集团调低若干投资人的出资份额的做法,被普遍认为是要将该份额让渡给中银绒业的第二大股东恒天聚信的关联企业。中银绒业10月10日公告称,10月8日,中绒集团与恒天聚信签署协议,转让其持有的3.6亿股中银绒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94%。本次股份转让后,中绒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将由48.53%降至28.58%,仍为控股股东。

据公开资料显示,恒天聚信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恒天金石,恒天金石控股股东为北京京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京鹏投资是由经纬纺机、中植资本、江阴凤鸣九天投资中心、北京经纬纺机新技术有限公司等出资组建,而出资成立京鹏投资的公司,都是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国有独资大型中央企业恒天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

虽然中银绒业表示,盛大游戏私有化完成前,所有投资人均已完成对私有化持股平台的认缴出资义务,且所有持股平台受让盛大游戏股权的实际支付已完成,盛大游戏从美国纳斯达克已退市,标志着盛大游戏私有化已经顺利完成且不可逆转,上述纠纷已不能实质影响盛大游戏的私有化。

但由于目前法院尚未对上述案件进行审理,中银绒业也承认无法判断该事项是否对公司筹划的重大事项的进程造成实质性障碍。而且12月28日开庭审理的上海颢德诉讼,和计划举办的股东大会时间较为接近。这场由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之争,以及中绒集团的内部大战共同构成的盛大游戏私有化蛋糕分食战恐怕还将持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