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们像流动的花一样飘进教室

来源:搜狐教育 2016-03-15 13:03:00

【杨聪专栏】

当她们像流动的花一样飘进教室

文|杨聪(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灵江小学)

星期五,灵溪学区来我校教学调研。因为只有一天时间,而检查人员有限,所以他们分散听课,并且都是课前临时通知。上午第三节课前抽到了四(2)班我的课,来听课的是镇一小的教导主任许老师。另外,还有同年段和二年段的三位语文老师。四个人都是清一色的女教师,穿着打扮各具特色,当她们像流动的花一样飘进教室时,顿时吸引了学生一双双好奇的目光。她们表情沉着,不紧不慢地拿出纸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上课了,我问大家:“这四位老师来干嘛呢?”

潘宁说:“来听课。”

杨博说:“来听杨老师教得怎么样!”

王良镜说:“也看看我们学得好不好?表现怎么样?”

“看来你们都很明白!”我点头说,“可是老师昨晚上网和朋友聊一件急事,聊晚了,没准备这节课的教学内容,现在还有些想睡,本想让大家做课堂作业本的,没想到这几位老师突然来听课,怎么办?你们帮老师想想!”

学生和听课老师都感到挺意外,有惊讶,有好奇,有等着我揭开“葫芦里装着什么药”的,更有为我的实话实说感到快意的。原本有些紧张拘谨的课堂立刻轻松活跃起来。

黄小棋说:“杨老师,您可以马上想一想教什么啊!”我说:“来不及了,要不你说说教什么好呢?”他抓抓脑袋,笑着摇摇头,坐了下去。

平时就有“奇言怪语”的黄兴镇一脸的兴奋:“老师,要是您想睡,就去食堂拿把菜刀,在讲台前舞弄几下,就会精神大振了!”

我笑了:“拿刀舞,我不要紧,但这几位女老师会吓跑的!”

大家都被说乐了。

王怀淼说:“老师您可以讲课外的。”王良镜也补充道:“讲课外您熟悉的。课文放在下次再教就好了。”

“你俩的建议值得考虑,老师不打算上课文了。”我一边说,一边做出朝听课老师张望的样子,“请大家从这四位老师当中任选一位,仔细观察,把她的外貌、衣着、神情等写成一段话。”

顷刻间,教室里的气氛“热”了起来。很多学生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听课老师,上下左右,前面后面,喜滋滋地看着。这让她们深感突然,原本等着观看我和学生的“表演”,现在反倒成了我们师生关注的“焦点”。许老师富有经验,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仍旧泰然自若,另三位老师却显得有些不自在,脸都红了。有些学生也感觉不好意思,犹豫不决地转着脑袋,快速地看一下又扭过头来。他们害怕和老师的目光接触。其实,听课老师早已把平时威严四射的目光收敛在一米之内,基本上是在笔记本上游移着,坐姿端庄,神情可亲。

我鼓励学生:“大家大胆观察,现在这四位老师就是我们班的客人。观察时,我们要用欣赏的目光欢迎她们,她们都是很温柔的,你看,她们都在微笑呢!”

正像我所说的,听课老师个个微笑着。学生的笑声此起彼伏……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我指名学生读自己所写的内容,让大家猜是哪位老师。

许益康说:“有一个老师,她身体白白的,皮肤嫩嫩的,脸红红的,好像很害羞,戴着一条项链非常漂亮!这个老师好有精神啊,好像一名专家!”话刚说完,坐在他身旁的卢老师就脸红了。大家都知道写的正是她,她教我们班的音乐。有些学生喊了起来:“是卢老师!是卢老师!”卢老师很开心,点着头。

陈保护说:“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老师,可惜我只看到她的背后和侧面,她脸颊上还有点青春痘。她肯定很严肃,严肃的表情中又藏有仁慈。”大家找了找,也猜出了是坐在陈保护前面不远处的那位陌生老师。我说:“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她作自我介绍!”掌声一响,这位老师红光满面地站起来说自己姓陶,教二(3)班的语文,还夸保护写得好。

这时,陈兴业把手举得老高,好像再不叫他,马上就会憋出病来。我连忙叫了他。他说:“这位老师满脸青春痘,衣服的布挂在脖子上。脚翘起来坐在那儿,裤子后面的口袋是白的,头发扎得像古代人。”真是童言无忌,他的话让场面更加热闹了,大家纷纷朝陶老师看了又看。我暗想,刚才陈保护从侧面看只看到青春痘“有点”,这个陈兴业从正面看,竟成了“满脸”,虽然有些夸张,但也算是抓住了不同视角的特点,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啊!陶老师今天衣着新颖,所谓的“衣服的布挂在脖子上”,那是领子上的特殊装饰,而“裤子后面的口袋是白的”,那是新潮牛仔裤的特色。说这些倒没什么大碍,我担心的是他又一次盯着年轻朝气的陶老师脸上的青春痘不放,就算是小孩子的有口无心,也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伤到陶老师的自尊。我连忙打圆场:“长青春痘好啊!你们看我多想长却长不了,这些天好不容易长出了一粒,多宝贵呀,却又破了!”学生哄堂大笑,那几位老师也笑出了声,陶老师更是笑哈哈地眯着眼睛。看得出来,她早已潇洒地融入到了学生的快乐之中。

我又叫了王怀淼,他说;“这个老师脸上有点小痣,胸前挂着‘值日老师’的牌子……”学生一下子就猜出了是同年段三班的陈老师。她一直没说话,文静地坐着,偶尔也露出嘻嘻笑的表情,和激情四溢的陶老师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只剩下许老师还没被学生说到,我问:“谁写了这位从灵溪下来的许老师呀?她可是一位出色的语文老师呢!”

“我写的是许老师——”李雨露说,“她手里拿着一支黑笔,面带微笑,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穿着白衣服,手臂间还抱着一个大拎包,头发上戴着一个红白相间的发夹。”我问她要不要听许老师的评价,她高兴得直点头。许老师连忙站起来说:“这位同学写得很好!特别是写到了我头上的发饰!”说着,她用手动了动那个发饰。这一刻,我突然发现表情严肃的许老师也挺平易近人的。

随后,我让学生向听课老师提问,请她们现场作答。

吴世国问:“许老师,您叫什么名字呢?”我觉得这个问题不错:“对,请许老师介绍一下,让孩子们能记住你。”许老师想了想,本要给学生出字谜猜的,可能一时没考虑好,便改变了主意说:“我做动作让你们猜吧!”她边做边叫了杨博,杨博说:“是许兔子。”大家听了都笑得合不拢嘴。许老师说哪有叫兔子的呀,又叫了其他人猜,也都没猜对。

许老师马上改变了策略:“这样吧,我给大家三个提示。第一、名字是一种动物的名称。”她停了一会儿,但没人能答。“第二、这种动物是鸟类——”马上有学生插嘴说是白鹅,也有说是孔雀,或者是喜鹊,更有人说是乌鸦……许老师急忙抛出了第三个提示:“有一个剪刀似的尾巴。”这一下,差不多是大家一起喊了:“是燕子,燕子,是许燕子……”许老师点头又摇头:“对了一半,——是小燕,许小燕!”……这个一波三折的插曲充满了戏剧性,让课堂的欢乐气氛沸腾了。当我叫王怀淼代表大家欢迎许老师,去同她握手时,还没等他挤出坐位,许老师早已满眼慈爱地走上前来握住了他的小手,让怀淼兴奋得两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接着提问的是吴园园。她红着脸蛋,犹豫了一下,问卢老师:“您生下来就这么漂亮吗?”卢老师脸颊闪着红晕说:“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在我父母眼里我是最漂亮的!”我带头鼓起掌来,我觉得卢老师这迂回式的答复恰到好处。

陈余俊满脸认真地问陶老师:“您生下来就有青春痘吗?”话音刚落,陈兴业又一次憋不住了,还对陶老师的牛仔裤念念不忘:“您裤子后面的口袋为什么是白的呢?”陶老师再次很有风度地起立答道:“关于青春痘老师不解释什么,长大了你们自然会明白。白色的口袋那是设计师做的呀!”这节课,陶老师差不多成了课堂的“主角”了,虽然孩子们的“质疑”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我也挺欣赏她能热忱真率地与学生融成一片。

在提问的这一环节,还有一些学生问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我在观赏这一幕幕零距离“师生对话”的同时,也适时地对课堂的节奏进行了控制……

最后,我作了总结:“这节课,我们经历了看、写、说、问四个过程,大家都很开心,我们要感谢这四位老师的热情参与,为我们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接下来,请大家把课堂上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记下来,写成一篇作文,题目可以参考《一节难忘的课》。”

学生很有兴致,个个兴高采烈地动起笔来……

这就是我的一节“随堂课”。我庆幸没有教课文,因为课文随时都可以教,但这样的课却并非想上就能上,它的快乐来自设想与机缘,而我“蓄谋已久”,只是等待因缘俱足时听课老师的“自投罗网”。现在终于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当我评改这次作文时,我再次沉浸在学生的童真童趣之中。在此摘录一些学生的想法和三篇作文,以作纪念。愿孩子们在将来的某一时刻能读到这些文字,还能回忆起这堂有些特殊的作文课。

延伸阅读1:

学生课后感想

叶方阳:

坐在我旁边的卢老师很漂亮、温和、善良。我很想一直能见到她。如果她也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就好了。在课堂上,我没把这话告诉她,感到很后悔,我盼望这几位老师再来我们班听课。

姜容兵:

这节语文课,杨老师给了我们一个惊喜,就是让几个老师来听课。我看她们都很认真。杨老师要我们写听课老师的外貌,只要五六分钟,然后听有些同学读自己写的,大家听得好开心!下课时,我都舍不得听课老师走呢!

许益康:

卢老师是我最难忘的!她坐在我身边,手臂靠在桌子上,我轻轻地摸了摸她的手掌,皮肤嫩嫩的。她脸红红的,长得很漂亮。我好想问她,您是不是小时侯字写得漂亮,所以长得也漂亮?我想:她到我们班听课会不会给我们班打高分呢?我还跟她说了一些话,后来下课了,没办法只好和老师说再见。这位卢老师我好喜欢,好像她也喜欢我。

王怀淼:

杨老师问我怎么和这几位老师打招呼,我说:“欢迎各位老师到我们班听课!”还有一次,杨老师叫我和许老师握手,我半天走不出坐位,因为坐位有些挤。许老师马上走过来握住我的手,我很高兴!下课时,我说:“希望各位老师再到我们班听课!”

苏松松:

老师,您为何那么漂亮?我知道您是一位好老师,小时侯音乐一定非常好!您既教语文又教音乐一定很累吧?我真佩服您啊!我真想您以后再来听课,我很欢迎的!老师您在课堂上笑得脸都红了,您脸红的原因是您笑得很开心吧!您笑的时候真的非常可爱!您的脸白白的,真好看!这位老师就是卢老师!

陈心悦:

这节课我是多么快乐,多么的幸福!我想,全班同学都是很快乐的吧!

杨威:

四年(3)班的陈老师脸红红的,真是开心的一天!

吴世国:

杨老师说有一位老师是来自灵溪一小的,大家问:“真的吗?”杨老师说:“是真的!”我本来想叫那个老师给我签名的,可是下课前,杨老师让她们提前走了。

易伦:

我写的是卢老师,她有一双雪亮的眼睛和一张笑盈盈的嘴巴,还有一条项链。我好想让这四位老师给我们上四节课。

王磊:

她们给了我们很多快乐。我想告诉灵溪一小的许老师,您要带多一些老师来我们班听课呀!

吴园园:

我很想卢老师来听课,有了她我就更有信心了。我也想卢老师来教我们班。下课了,王怀淼说:“欢迎老师们下次再来听课!”本来我也想说,可是被他说了。当老师走出教室时,我多想哭啊,因为这是第一次有这四位漂亮的老师来听课!

陈瑶瑶:

我看其中一位老师的头发卷在后脑勺那里,看起来真像一个又大又圆的面包。穿着棕色的衣服真好看!后来才知道是陶老师。这几位老师好像不停地对我们微笑,坐在我旁边的陈老师好像脸红了,有些害羞似的。

杨佳慧:

许益康可真棒啊!胆子又大,敢在四位老师面前说出他喜欢的老师。这节课真精彩!真让我难忘!

王良镜:

观察听课老师时,我是这样写的:“这是一位表情严肃的老师,其实她很爱笑,而且笑起来很迷人!她今天穿白衣服,要是插上一双翅膀,就会像白衣天使一样了。”写好之后,我就举手了,却没被杨老师叫到。后来,杨老师又让大家向四位老师提问。我想问卢老师为什么要当语文老师。手举了好一会儿,杨老师还是没叫到我。我有些伤心。再后来,杨老师要我们说说想法,我是想:卢老师为什么人气这么旺呢?这一次又没被叫到。我特别伤心。这节课既高兴又难过。

延伸阅读2:

同题作文:一节难忘的课

A

四(2)罗其明

星期五早上,上第三节课的时候,我们班来了四位老师。有卢老师、陈老师、陶老师,还有许老师。陶老师和许老师是我后来认识的。

开始上课了,杨老师就说:“你们看到了这四位老师,选择一位把外貌、神情等写出来。”然后我们就开始写了。过了一会儿,老师叫我们停下来,开始叫同学说自己写了哪位老师。老师叫到了许益康,许益康回答说:“有一个老师,她身体白白的,皮肤嫩嫩的,脸红红的,好像很害羞,戴着一条项链非常漂亮!这个老师好有精神啊!好像一名专家啊!”许益康说完,卢老师脸红了,大家都知道许益康写的是卢老师,有些同学快乐地喊起来:“是卢老师,是卢老师!”卢老师也高兴地笑了。杨老师又叫了陈保护,陈保护说:“这位老师脸上有点青春痘,严肃的表情里藏着仁慈”。说完,陶老师笑了,说:“我很欣赏保护这句!”其他几位老师也显得很开心。接着,杨老师还叫了王怀淼,王怀淼说:“有一个老师脸上有点小痣,胸前还挂着“值日老师”的牌子……”话刚说完,就被大家猜出是陈老师。杨老师看了看大家说:“有没有人写许老师的?”李雨露听了马上举手,杨老师就叫了她,她说:“这位老师手里拿着一枝黑笔,面带微笑。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穿着白衣服,手臂间还抱着一个大拎包,头发上戴着一个红白相间的发夹。”许老师听了马上站起来,给大家看了一下,还出谜语给我们猜……

这节课真有意思,大家上得真开心!

B

四(2)陈保护

今天,有几位老师来听课。我不知道有老师来听课,课前一点都没准备,所以怕发挥不好。

上课了,杨老师叫我们观察这几位听课的老师,把看到的写下来。我观察了其中一位老师,她坐在我的前面,我把看到的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老师叫我说。我说:“一看就知道是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老师,可惜我只看到这位老师的背后和侧面,她的脸颊上还有点青春痘。她肯定很严肃,严肃的表情里又带有仁慈!”这位老师听了立刻站了起来,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还表扬我写得好。我知道了她是陶老师。

老师又叫陈兴业说,陈兴业写的老师也是陶老师。他说:“那位老师满脸青春痘,衣服的布挂在脖子上。脚翘起来坐在那儿,裤子后面的口袋是白的,头发扎得像古代人。”顿时场面变得热闹起来,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我想:陈兴业写得很好啊!我心里暗暗地佩服他。

这节课,杨老师让我们做了很多事情,都挺有意思,可是时间不等人,转眼间就下课了。这就是我难忘的一堂课。

C

四(2)陈静

叮铃铃……第三节上课了,从门外来了四位女老师。分别是四(1)班的卢老师、四(3)的陈老师、灵溪一小的许老师,还有一位是教二(3)班的陶老师。

我以为杨老师要上课文,没想到杨老师却说:“大家认真观察,把这几位老师的容貌写下来,再写一写自己想对几位老师说的话。写完之后,叫一些同学把自己写的念给大家听,我们猜猜是哪位老师。”

我们写好了,老师叫陈兴业讲,陈兴业说:“这位老师满脸青春痘,衣服的布挂在脖子上。脚翘起来坐在那儿,裤子后面的口袋是白的,头发扎得像古代人。”那位老师恍然大悟,原来是写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杨老师说:“长青春痘好啊!你们看我多想长青春痘,却长不了,好不容易长出一粒了,又破了。”我们听了哄堂大笑,那几位老师也笑了。

这时,吴园园问卢老师:“卢老师,您生下来就那么漂亮吗?”卢老师说:“我在我父母眼里是最漂亮的。”我觉得卢老师说得真好。后来,我们还向听课老师提问,许老师还让我们猜谜语……

一眨眼,下课了,我感觉这节课过得真快。杨老师说:“让我们用掌声欢送这几位老师!”我们的掌声非常响……

这节课对我们说是最好的一节课,很快乐,很难忘!

延伸阅读3:

根据这堂课后续的相关生活细节创作了一篇小小说——

【小小说】要像小孩那样率真

文|杨聪

几天前,我在自己班上了一节公开课,课后,让学生把课堂上的所见所闻记下来写篇作文。

今天午休,当我改到徐航的作文时,感觉还不错。我慢慢地往下看:“……这节课班里来了好多老师,有一位是我最难忘的,她就是教五年(5)班的夏老师,和我们的语文老师同个办公室,就坐在他的前排。夏老师身体白白的,脸红红的,长得很漂亮,我还跟她说了好些话。这位夏老师我好喜欢,好像她也很喜欢我……我摸她的皮肤嫩嫩的……”

什么?“摸”?我吓了一跳,“摸她的皮肤……”?我心里顿时一阵躁动,胸口一股气直往脑门上蹿。夏老师怎么可以让他摸呢?真是不可思议……何况又是在课堂上,那……那也太不像话了!不,不可能……肯定是徐航写错了,联系上下文,大概是“看”吧,对,应该就是“看”字——“我看她的皮肤嫩嫩的”,这才合情合理嘛。这孩子,真是的,都五年级了还乱用动词!我连忙用红笔划去“摸”字,在旁边写了个“看”字,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注意用词要恰当!”

“杨老师没午睡吗,这么勤快,早早就来改作业啦!”进来的正是夏老师。

她还没坐定,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徐航的作文念给她听。夏老师听着听着就笑了。

“你……你还笑?他真的有‘摸’你吗?”我满脸迷惑。

“有呢!”夏老师轻描淡写地答道。

“啊!……不会吧?真的——摸——你呀!”我很是惊诧,不觉加重了语气,“你怎么也让他‘摸’啊!那么多大人小孩在场看着呢!……这个徐航,小毛孩,哎,现在的小学生真个是不三不四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摸女老师……越来越……我非把徐航抓来狠狠训一顿不可……”

“什么呀,看你想的,”夏老师嗔怪地说,“听课时我就坐在徐航身旁,他用食指尖轻轻地触了触我手臂上的皮肤呢!”

“哦,是‘触了触’?原来这样……”我愣了一下,恍然回过神来,不觉舒了一口气,“这还差不多,让我还能接受!谁叫他用了‘摸’字,真让我想歪了!”

“你这个学生很有趣呢,好像对我的皮肤很好奇,他低头靠近我的手臂,小心翼翼地触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看我,见我微笑着,又低头小心翼翼地触了一下,眯着眼睛悄悄地告诉我说,夏老师夏老师,你的皮肤真白,又有弹力……你看他,差不多把我当作珍贵的宠物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怎么想就怎么做了!反倒是我这个当老师的把他想复杂了!”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是嘛,你一直都很能理解孩子的行为,今天怎么了,把一个‘摸’字想得那么严重?”

“谁叫你长得漂亮,细皮嫩肉的,让我也暗暗地嫉妒起徐航来了……”不知怎么了,这样的话,此刻我竟然脱口而出。

夏老师瞪了我一眼,做出生气的样子:“你还真会吃醋,都跟小孩子争上了……要不,你也‘触一触’我的手臂?”

我红了脸,“我……我不能‘触’,我要是‘触’了那就跟学生的性质不一样了……”

“不都是‘触’么,怎么就不一样了呢?”夏老师扑闪了一下睫毛,瞄了我一眼。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动作虽然一样,但想法却不相同了!”

“想法?怎么不相同?你还能有什么想法呀?”夏老师刨根究底地问。我心里暗暗地觉得,她好像在明知故问。我感到脑袋有些发热,舌头有些打结了:“想……我,我还能想什么,当然是……是……想入非非……”

“嘻嘻,真不愧是喜欢写文章的,脑细胞特兴奋!……不过,我觉得,”夏老师突然停住,拂了下刘海,蜻蜓点水般看了看我,接着说,“你应该向你的这个学生学习!”

“向他学习?学什么?难道是学他用词不当?”

夏老师低下头,把目光收敛在手上,手指在绕着圈儿,轻轻地说:“不,有些词要是换个地方或者换个人用,就能恰到好处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听她的语气,似有弦外之音,我压住激动沉默着。沉默了片刻,我说:“有些明白,有些不明白……我有些明白的是,我想到了四个字——少想多做,要像小孩子那样率真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这样吗?”

夏老师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微笑。有风吹拂她额前的发丝,却似在挠着我的心……

下午的讲评课,我好像故意似地,特别有兴趣地向学生们推荐了徐航的那篇作文,当我念到那句话时,有些学生忍不住吃吃地笑。我不动声色地说:“徐航,你演示一下,做个动作给大家看看。”

徐航用手指对同桌的手臂轻轻地做着碰触的动作,说:“老师,我就是这样‘摸’的!”

我说:“徐航作文写得不错,要是把这个‘摸’字改一下就更好了,刚才大家都看到他的动作了,谁来说说,用什么词代替更恰当?”

李镇说:“我觉得应该是‘轻轻’地‘碰’。”

黄田田说:“可以用‘戳’,也是轻轻地。”

小奇说:“用指头轻轻地‘点一点’。”

“很好,都不错!”我肯定道,“徐航,你认为呢?”

徐航抓着头说:“我喜欢用‘点’,轻轻地点一点!”

……就在下课铃声响起时,我突然收到了夏老师的短信,就两个字“好啊”,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学生不知道我在笑什么。

更没有人知道,就在这节课前,我终于下了决心给夏老师发了条短信:“晚八点,拉芳舍,请你喝茶赏脸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