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钱创始人王炜:在农业供应链金融中寻找蓝海

来源:南方数码 2016-03-12 01:37:00

乐钱的“打法”在互联网金融江湖里显得独树一帜。和其他大多数平台不一样,乐钱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农业上,致力于打通整个农业产业链条上的金融服务。靠着这一独门绝技,再加上领投人制度等一些创新玩法,乐钱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实现了盈利。不过,乐钱创始人兼CEO王炜依然“谈不上满意”,他希望接下来在农业金融这个蓝海里找到具体的爆发点,迅速地扩大企业的规模。

“迟到五年的创业”

《华夏时报》:在互联网金融行业里,有媒体背景的创业者并不多见,你是出于什么考虑才创业的?

王炜:乐钱是2014年2月份成立的,但其实我们早在2008年就有这个想法。2008年时我正好离开金融界网站,就打算去做乐钱。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天天猫在圆明园旁边的一个茶馆里筹划着创业,当时这个域名都注册了,投资也搞定了。但金融危机来了,计划就搁置了。现在回头看来,当时如果一咬牙做了,就会提前好几年。而且我们当时想做的事情跟现在实际做的事情完全是一样的,这么多年也没有改过初心,还是想做面对企业级的贷款,尤其是面对农业这一块儿的贷款。

不过,当时搁置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我自己在2008年对农业就没那么深的了解。说实话,我们都是城市长大的孩子,哪见过怎么种地?后来从2009年到2011年,我们在一个合伙人的老家农村承包了一二百亩地,自己学着做,熟悉了整个农业的一套流程。所以后来再做这个事情的时候,相对来说,我们对产业本身的了解就要比别人熟悉很多,毕竟我们自己真正干过。

到了2013年,互联网金融起来了,我们觉得再不动手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那时我还在和讯网,在当年国庆节长假后的第一天,我从俄罗斯出差回来,就直接拖着行李箱去办辞职手续了。就我们的团队而言,过去的经验、人脉等也都跟互联网金融相关,不去做这个事情很可惜。当然,这个事情做起来还是很难的,不过我们走的还算相对稳当,做了一年多了,我们到现在还是零损失,零坏账,在这个行业是不多见的。

《华夏时报》:你刚才也提到,自己并不是农村的孩子,为什么一开始就要选择农业作为切入口?

王炜:我们在2008年就发现,中国的整个资产运作方向出现了变化。在那之前的几年里,我国城市的GDP基本上是靠房地产行业推动的,资产自然而然就流向房地产。当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的时候,我们发现房地产行业可能会出一些问题,那接下来资产会往哪儿去?它总得有个去处吧?我们经过研究,认为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出现了产能过剩,除了农业。

而且就算农业也有产能过剩,那这种过剩和其他行业的过剩也不同。比如钢材被生产出来之后,搁那里就算20年以后还可以用,但粮食不一样,必须是一年一收获,而且放置一段时间之后就不能再食用了。不仅仅是粮食,整个农业放眼去看,整个资产的容量至少是10万亿元级别的。

后来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后,政府实施了激进的货币政策,超发了很多货币,由此又引起了房地产新一轮的狂飙猛进,但这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到了这一拨房地产狂欢快结束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显著的信号,就是很多人都能在身边找到一个或几个认识的人去农村承包一定量的土地,过一把家庭农场主的瘾。我们感觉到,这就是资产运动的变化,农业肯定是长期配置的一个方向。

另外,从绝对价格来说,农地的价格虽然是上涨的,但是按相对价格来说基本上是历史最低。在这个历史最低的价格点上,至少土地本身会增值,我们认为资产的安全度是有保证的,所以就去做这个事情。

“掘金农业供应链金融”

《华夏时报》:很少有互联网金融企业专注于农村金融,你们具体是怎么操作的?

王炜:我们自己开发了一套农业供应链金融的模型,全中国也只有我们自己在做这样的一套模型,这套模型的核心就是控地。

土地是农业最核心的资源。农业本身看起来很苦,说农业苦并不是说农业不赚钱,农业的净利润率大概在30%以上,除了软件游戏以外,全中国没有哪一个行业的利润率能达到农业这么高。但是为什么农民还是很苦?因为你就那点地,你的集约化规模效应出不来,那你总体的收入就有限。

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把农业集约化。我们通过在土地可流转的这个前提下,让土地能够集中到那些种粮大户、优质合作社以及农业化企业的手里,让他们能够迅速扩大规模。比如一位种粮大户过去就算能从银行贷到款,银行也最多一公顷贷给他4万块钱,而我们的贷款额度可以达到每公顷8万块钱。因为有土地作为抵押,我们的风险也是可控的。

《华夏时报》:但是和银行相比,你们的资金成本是更高的。

王炜:目前农村的金融体系主要由三种力量在支撑。第一块是民间借贷,这一块的年化利率大概24%,我们的大概是11%,相当于他们的一半不到,是有很强竞争力的。第二块是邮储银行,但它在农村基本上是只吸储不放贷。还有一个就是农信社,农信社的平均贷款利率大概是在10%左右,看起来似乎比我们略有竞争力,但是我能从其他渠道拿到一些补贴。

比如,我们这套模型能够将农资体系结合起来,过去的农业小而散,农药、种子等农资的价格很高,从省市县到乡镇,每一个环节的加价率最低5%,最高30%。

现在由我们直接去跟厂家谈。因为我的规模足够大,厂家直接供应,就算把价格压下来,我跟厂家还能有利润。我就会把这个利润来贴补给贷款的用户,比如我们的利率是11%,我可能会补贴给农户或企业4个点,只需要他们承担7%,即使这样我依然还是赚钱的。

这种补贴模型就是互联网思维,即所谓的“羊毛出在猪身上”,按照互联网的术语又叫前项收费调整到后项收费——前项收费你马上得给我,但是我不需要你马上给我,我这个时候还是亏的,但是我从后面去赚这笔钱。这样,在贷款利率降下来以后,我们就能跟农信社去竞争。

《华夏时报》:乐钱不仅为农户提供贷款,还介入到了上游的种子、农药等环节,乐钱的服务是覆盖农业整个产业链么?

王炜:从种子、农药、化肥到后期的加工,乐钱想在这个链条的每一个环节上都提供贷款,我们做的就是农业供应链金融。

我们的能力是有边界的。过去我在银行时负责信贷,经常在上午看一家电子厂,下午我可能去面粉厂,明天可能又去了一家机械厂,好像我无所不能。但我不可能对每一个行业都了解,这个对风控是不利的。银行业有风险拨备,有一套机制去对冲,甚至可以把坏帐甩给资产管理公司,我们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显然是没有这个条件的。

因此,我们选择一些具体的行业,并拓展到它的整个产业链。当打通这个行业的产业链之后,我们对风险的控制能力就越强。另外,在我们的这种模式里,我们自己就是供应链的核心企业,处于相对安全的位置。

供应链金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它的开发难度虽然大,但只要一开发就是一串。比如说这个乡开发了,其他的乡就会跑过来。开发了农户,化肥厂商、种子厂商就会主动找我,因为我能帮他卖东西。卖完东西之后,他们发现我还能提供贷款,那他就会来贷款。

《华夏时报》:要介入到整个农业的供应链金融中,一定需要一个很庞大的团队吧?

王炜:对于团队我们有不同的理解。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能够使用外包的就尽量的使用外包,无非是分点利润给别人,但人家可能更专业。比如,我们在东北雇佣了专业的团队替我们去做库管、看仓储。如果让我们自己从北京派人去东北看仓储,那成本显然太高。另外,我们的业务并不仅限于农业金融,我们还有文化创意等其他产业,农业金融只是乐钱业务中很重要的一块。

“寻找爆发点”

《华夏时报》:你对乐钱这一年来的发展满意么?

王炜:谈不上满意,只能说是作为一个创业公司,乐钱走过了自己该走的路。当然,无论是从盈利状况还是从团队建设,我认为现状还是符合预期的。

现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第一年就能真正盈利的非常少,大部分都是不赚钱的,但乐钱是盈利的。另外,我们团队成员的提升都很快,他们大多是从媒体出来的,以前只是有限地报道过金融,但现在已经能很专业地做金融了,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满意。不过,从企业本身的发展规模来说,我是不满意的。但我觉得还是稳妥为上,金融还是要敬畏风险,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发展。

《华夏时报》:乐钱第一年就能获得盈利的秘诀在哪里?

王炜:第一个就是产品创新,像我们有不保本不保息的众筹产品,虽然不附带保本保息的责任,但也很受用户欢迎。我们有很多独特的玩法,比如我们的领投人制度——我们的每一个项目基本上都会有一个领投人,这个领投人基本都是社会贤达,他们是因为信任我们的专业能力,信任我们的人品才来领投这个项目的。而他在领投这个项目的同时,也会带动他周边的一些人来关注我们。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在推广方面的获客成本相对其他互联网金融公司要更低。因为不去买流量,我们的获客成本大概是其他公司的十分之一。这个行业里大一点的公司,平均每年至少都要花1000万元以上的资金去买流量。我坚信,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品牌生意、信任生意,而不是所谓的流量生意。

《华夏时报》:互联网金融行业这几年来的快速发展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担忧,这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也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你怎样看待这个行业面临的风险?

王炜:刨除掉那些不良从业者外,这个行业其实就只有两个风险。所谓不良从业者就是骗子,我们得承认,这个行业里确实是有骗子,他们进入这个行业就是居心不良的。除此以外,主要的两个风险就是资金池和自融。资金池就是你过来把钱给我,我给你利息,至于这钱我拿去投什么你别管。自融,就是自己编一个项目,从用户那里融钱自己花。

《华夏时报》:在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过程,越来越的后来者加入进来,外界担心这个行业会变得越来越混乱?

王炜:我觉得这种担心没有太大的必要。只要大家都合法经营,多就多呗!过去中关村卖电脑的多不多?现在不多了吧!市场自己会去淘汰那些没有能力的参与者的。

《华夏时报》:接下来乐钱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王炜:下一步我们还是要扎扎实实把农业这一块业务夯实,与此同时我们还会继续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比如在跨境电商与互联网金融这两大新兴领域的交汇点,我们发现了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的新蓝海,我们预计乐钱2016年在这一领域将迎来巨大的增长。

猴年春节前后,我们与国内领先的跨境电商平台万邑通已经率先启动了合作,推出了几十笔小额的“跨境电商应收款转让项目”。这一业务的核心逻辑是:国外采购商通过万邑通平台向国内供货商支付部分预付款;国内供货商向万邑通的海外货仓发货;万邑通在货物抵达货仓、实现控货的前提下,为国外采购商垫资结清采购尾款;万邑通将这部分尾款作为应收账款通过乐钱平台转让给乐钱用户;海外采购商在提货之前结清欠款,乐钱用户收回账期内的本息。

在这个过程中,万邑通向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购买短期出口信用保险,拒收风险赔偿和其他商业风险赔偿的比例都高达80%-90%,按当前的汇率基本可以覆盖项目的本息,因此项目的安全系数较高。

我们相信,不管这个行业变化多么快,只要是合法经营,就能立得住,就不怕行业的冲击。当然,如何扩大自己的规模是我们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虽然我们已经找到农业金融和跨境电商金融服务这两大蓝海,但是业务增长的节奏和最终的爆发点,我们还是需要一段时间去寻找。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