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登记结婚被告知"已结婚" 两任女友均分手

来源:网易 2015-12-17 13:41:00
陈许峰

2011年,广州从化鳌头镇村民陈许峰跟女友去镇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却被告知“你已结婚”,女友一气之下,与他分手。他调档查询发现,同乡张某冒用他身份证号登记结婚。此时,老实巴交的陈许峰不打算追责,委托村委去协调,对方也承诺会更改,谁知2013年他和第二任女友去登记结婚时,依然被告知“已婚”,女友又与他分手。于是,他将鳌头镇人民政府、张某告上法庭,要求恢复身份并赔偿损失。近日,二审法院判决,鳌头镇人民政府行政违法,但驳回其他诉求。

去登记结婚被告知“已婚”

陈许峰是从化鳌头镇鹿田村人,1984年出生,以做建筑水泥工为生,工资不高。2010年,26岁的他才谈了第一个女朋友阿丽(化名),两人感情迅速升温,2011年两人便到鳌头镇人民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不料被告知“你已经结婚了,你的身份证号已经处理已婚状态”。

“我从来没有结过婚,怎么已婚了。”陈许峰一头雾水,他开始以为是身份证存在重号,于是申请调出档案查询,但后来却发现并非如此,“是有人占用了我的身份信息,同一个镇的人”。

记者从陈许峰提供的一份婚姻登记档案复印件看到,男子张某与女子李某在2007年5月10日登记结婚,并提交了常住人口登记卡,其中身份证号、文化程度等均与陈许峰户口簿内容一致,张某是从化棋杆镇新隅村人(2004年棋杆镇并入鳌头镇),该登记表出具于1999年10月6日,盖有从化公安局棋杆派出所的公章及承办人印章。“除了名字和住址是他的外,其他都是我的,连照片都像是我。”陈许峰说。

记者从陈许峰提供的材料看到,张某的真实出生年月是1986年8月10日,21岁,在2007年5月10日结婚登记时未满22岁法定结婚年龄。

两任女友因此离他而去

“被结婚”了,陈许峰也无可奈何,但女友阿丽并不信任他,以为他在外面乱搞,一怒之下与他分手了。当时,老实巴交的陈许峰并未想追究谁的责任。“我去镇婚姻登记处、派出所投诉,委托村里和对方村里协商,我当时就想,事已至此,他们把信息改过来,恢复我未婚状态就好了。”陈许峰说,对方告诉他,一定会改正过来。

陈许峰一直认为,信息已经更正了,可没想到,2013年5月左右,他跟第二任女友阿娟(化名)来到鳌头镇人民政府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时,又被告知“你已结婚”。和上回一样,阿娟同样不相信她,最后又不欢而散,两人分手了。

“和我一样大的同学,他们小孩都很大了,家里现在也很着急。”陈许峰说。如今,陈许峰依然单身,对于为何不谈女友,他沉默不语。是否另有隐情,记者也不得而知。

法院:登记处违法,驳回赔偿诉求

2013年,陈许峰向从化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告鳌头镇人民政府,张某、李某作为第三人出庭。他要求立即纠正给张某使用身份证号码的错误,判张某、李某结婚登记违法无效,并赔偿8000元经济损失和3000元精神损害抚恤金。

对于行政诉讼方面,一审法院认为,2011年原告就知道被他人冒用身份登记,根据法律规定,已经超过2年的法定期限,法院不予受理。同时,一审法院认为,如果撤销张某、李某的婚姻初始登记,会影响到两人现行的婚姻,两人现行婚姻应予以保护,但鳌头镇人民政府给张某、李某办理结婚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同时驳回原告其他诉求。

陈许峰不服提起上诉,2015年11月,广州市中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二审法院也认为,张某冒用行为给原告造成的侵害一直处于维持状态,所以没有超过起诉期限。

记者从陈许峰提供的广州市中院的行政判决书看到,张某、李某辩称当时办理结婚证是委托别人帮忙办理的,对用了陈许峰身份证号来办的情况他们不知情,但他们当地存在很多改变年龄领取结婚证的情况。

判决书显示,2008年8月10日,张某和李某再次来到鳌头镇婚姻登记处补领结婚证,张某冒用的身份证信息更正为真实的信息,但是登记处对于张某提供的身份信息与原始登记档案中登记的身份信息明显不一致的情况下未能发现错误,仍予补发。此时,张某刚好满22周岁。

奇怪的是,张某当时已更正了身份信息,为何系统还是显示陈许峰为“已婚”?

探因:民政系统与公安系统未联网

姓名和身份证号不一致,为何能领取结婚证?从化民政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根据《婚姻登记条例》,办理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应该提供户口簿、身份证等等,婚姻登记机关对于提供的证件、材料进行审查询问,对于符合结婚条件的,应该给予登记。但是,民政系统的网络并没有跟公安网络联网,民政系统网络只能查到当事人有没有结婚,但无法判断其身份信息的真伪。在2007年那个时候,基本只能靠看材料了,更难判断证件的真伪。

民政局:已恢复陈许峰“未婚”状态

昨日下午,记者陪同陈许峰来到从化民政局,一名姓李的主任表示,早在当年法院判决下来后,陈先生的婚姻状况已经恢复正常,判决已经生效了,前面婚姻已经取消了。

李主任表示,当初,民政局对张某办理结婚证的流程符合规定,但相反,在这个事件中,陈先生本人也有一定的责任。“为什么把身份证、户口薄给别人,他自己本身有职责,没有保管好。”他建议,陈许峰生带齐法院判决的相关资料,前往户口所在地的民政部门做一个登记,以便将来的其他工作开展。

但陈许峰说,虽然已经恢复了未婚状态,但是他经济和精神受到侵害没有得到赔偿,同时张某冒用他人身份是违法行为,相关作假人员也没有得到法律制裁。陈许峰说,11月30日他已经到棋杆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不受理,“说隔太久了,但是,难道违法了就不要受到惩罚吗?”截至记者发稿时,从化警方未对此事做回应。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