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春晚,不要轻易给自己打分

来源:凤凰新闻 2016-02-11 08:20:00

猴年央视春晚总导演吕逸涛在晚会落幕后的媒体采访中,为本届春晚打了一百分。吕导做晚会可能是专家,但在舆论传播上还是缺乏专业训练。

猴年央视春晚总导演吕逸涛在晚会落幕后的媒体采访中,为本届春晚打了一百分。吕导做晚会可能是专家,但在舆论传播上还是缺乏专业训练。上过我课的学生都知道这个道理:面对媒体,不要轻易给自己打分,尤其不要轻易给自己打高分。

在去年给厦门大学研究生上的《舆论学方法论》课程,我曾经专门讲了如何面对媒体的打分提问。因为不确定我的学生将来是成为媒体人还是面对媒体的人,我特意讲了两个面向。假如将来你是记者,采访公共事件和公众人物,一个最简单易学也最容易撕开对方破绽的提问就是:请问你给自己打几分?而假如未来你是公众人物,一旦面对这样的提问,则一定要特别警惕,因为舆论的陷阱来了。

在这堂课,我举了2008年雪灾的例子,下面是时任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接受媒体采访的对话。

记:这次南方雪灾后,有政协委员指责铁道部应对灾害不力,你怎么看社会各界对铁道部的批评?

陆:铁道部欢迎任何批评和建议。铁路是公众企业,我们的目标是不断改进和提高服务质量,就是有一些和事实有出入的、或者不切实际的意见,我们也会认真研究分析,从中受益,一切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

记:如果让你打分,你对铁道部今年雪灾中的表现打多少分?

陆:至少打90分。只说一件事,在10天左右的时间里,将广州地区节前持票滞留的350万旅客全部疏运完,这是其他交通方式或者其他任何国家做不到的。

上课讲到这里时,我特地强调,记者提问一定不满足于你的自我表扬,当你打90分时,记者最关心的不是你的90分,而是你丢掉的那10分。

下面就是记者接下来的提问:

记:那主要失分在哪里呢?

陆:我觉得不足的10分中,有七八分是失在我们运输能力不足造成的。铁路建设跟不上经济社会的发展,铁路网还不够密集,遇到这种灾害天气,缺乏更多可以选择的迂回路径。弥补不足需要全社会重视加快铁路建设。

另外两三分失在抗灾预案的估计不足。面对突如其来的冰雪灾害,我们准备不够充分。比如我们铁路是两路电源,其中一路是备用,结果没想到它从根基上(高压电)全断了,造成两路全部断电,这方面教训值得总结。

铁道部给自己的这个打分引发广泛的争议。显然铁道部的这个高分,与民间的观感有巨大的落差。民众不满铁道部对存在的问题推卸责任,网络民意集中在对铁道部丢分的反思。看起来,这次吕导演似乎吸取了铁道部的“教训”,直接给自己打了100分,断了让媒体追问丢分的机会。

可惜的是,吕导演和铁道部还是没有认清楚舆论传播的特殊规律。舆论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有很多规则是倒过来的。舆论的情感律告诉我们,舆论有天然的补偿机制,表现在打分上,一个人面对舆论给自己打得分越低,舆论给的分可能越高;反之亦然,一个人自己给自己打高分,舆论的补偿效应一定是把他的分数往低里打。

这个道理看电视剧就会明白,那些苦情戏里,越是吃苦吃亏的人,越是得到观众的喜爱。在台湾主持界,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在一个主持群,如果分配你扮演一个老是被欺负的角色,恭喜你,你赚到了,你越是被捉弄,那些看电视的女粉丝越是爱死你。

舆论的补偿机制还在另外一个方面发挥作用:你一个劲地自我评价好评如潮,剩下来就只有差评了。优点都被你自己讲光了,轮到别人讲,除了缺点还可以讲什么呢?

但问题是人性的弱点让我们对自我表扬很难有免疫力。钱钟书在《写在人生边上》重印本序说:“我们在创作中,想象力常常贫薄可怜,而一到回忆时,不论是几天还是几十年前、是自己还是旁人的事,想象力忽然丰富得可惊可喜以致可怕。我自知意志软弱,经受不起这种创造性记忆的诱惑,干脆不来什么缅怀和回想了。”不仅回忆如此,面对自我评价,人们也很难控制给自己打高分的冲动。钱钟书的智慧是:面对这样的诱惑,最好的选择就是放弃。

但真像钱钟书那样放弃,可以吗?如果你自己不去抢占评价的阵地?那就只好任人评价了。或者,是不是碰到这样的提问,干脆就给自己打低分?可人们还是会担心,自己都打低分,刚好给对手提供炮弹:你看他自己都承认没有做好。

在“舆论学方法论”课上,我请研究生们每一个人都设想:假如自己是铁道部副部长,面对记者打分的提问,你该怎样回答?30多名研究生每个人都给出了答案,我逐一点评。有同学干脆逆向思维,给自己打了低分。我提醒同学记住自己模拟的身份,在这样一个体制,身为铁道部的副部长,你给铁道部打低分,回去向部长怎么交差?向国务院怎么交差?特别是你还要面对成千上万的铁路员工,他们辛辛苦苦忙了一个春节,你给了一个差评?你以后还要不要在铁路系统呆?

我的答案很简单,打分,不回避,但要打几个分。

第一个分,打给成千上万的基层铁路员工,他们没有春节,只有春运,无数的人,春节都是在值班室和路上度过,回家过年是每一个铁路员工奢侈的梦想,我给可敬可爱的铁路员工,特别是奋战在第一线的铁路员工打100分。(给基层的铁路员工打高分,民意不会反弹,而这些话出自铁路高层之口,会温暖第一线的员工。)

第二个分,打给铁路客运系统,这一次雪灾,充分暴露了客运系统能力不足,投入不足,不能满足人民的正常需要,我打不及格。(顺便喊喊冤,抱怨一下国家投入不足,提醒有关部门加大投入,凝聚全社会对铁路建设的重视)。

第三个分,打给铁路管理层,认认真真分析问题,找出差距,比如预案不够、反应不快、执行不力、配套不全、手法简单……给自己打一个勉强及格分,说明自己明白差距在哪里,以后努力改。(这些本来就是要总结教训的东西,比如备用电源为什么做不到备用?舆论的目的就是要给你压力,希望你下次改好,你分数打得越高,人们就越担心你不会吸取教训,民意对你的评价就越低,对你的压力就越大。如果你自己都懂得反省,舆论何必给你压力呢?)

其实,不仅官方的打分要低调,所有人的自我打分都要谨慎。人们总喜欢提两个舆论场,仿佛两个舆论场的规律完全不一样。可在我看来,尽管跨舆论场传播,要面对不同舆论场的不同游戏规则,但大多数情况下,它们遵循的是同一个规律。

上学期,我给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大二的学生上了一个本来最“无聊”的课——《广播电视概论》,为了把这个必修课上得不那么无聊,我做了一些设计,其中就有一个课堂真人秀环节,同学们自编自导搞了一个厦大版的《非诚勿扰》,招募了五个男嘉宾,他们要面对12个青春靓丽女嘉宾的叩问与选择。节目开始前,学生总导演很担心会不会出现五个男嘉宾全部被灭灯的状况,我安慰说,这本来就是一个模拟节目,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果然,前面三个男嘉宾,一个个被女嘉宾“灭”了。等到第四个男嘉宾一出场,不仅女嘉宾,全场眼睛都亮了。190的个头,阳光帅气,文艺特长生、体育特长生,还特别爱好读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大一时,为了锻炼自己,毅然休学从军,选择到西藏高原最艰苦的地方当兵,他希望的对象是能够吃苦、热爱学习、懂得感恩、相互理解的伴侣,这是连我都中意的女婿模板之一。这不仅是高富帅(不能确定是富,但经济条件一定不太差),还是主旋律、正能量啊!果然,12个女嘉宾个个很兴奋。遗憾的是,逆转出现在一个女嘉宾的提问:“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的都是你的优点,请问你有缺点吗?如果有,是什么?”男生思考了一下,回答:我没有缺点。全场“啊”了一下。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女嘉宾的灯一盏盏灭掉,直到最后他公开向心仪的女生表白,得到的仍然是拒绝……

一个没有缺点的人是可怕的。一个不知道自己有缺点的人更令人担忧。而知道自己有缺点却打死不肯承认的人则是愚蠢的。

事后我在课堂总结时,高度评价那个实现逆转的女生提问。无论是作为一个记者面对现实的强者,还是作为一个女生面对心仪的男生,这样的叩问都是正确的,记者牢记不能顺着对方的叙事而进行完形填空,要撕开一个口子,展示对方的另一面。

我也借此提醒男生,不要以为自己优秀,就可以抓住女生的心,从这一场秀,你们看到了女生情绪的千变万化,而舆论的特点就和女生的情绪一样,千变万化,却有着共同的规律。

节目的最后,那个被抛弃的“正能量男”黯然从12个女生走过,望着他低下头来的修长背影,我心中一阵叹息:

人生有多少失去、冲突和悲剧是来源于传播的错位和错误啊!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