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忍受丈夫外遇和家暴 女子杀夫肢解尸体(图)

来源:社会新闻 2016-01-21 09:19:26

张晓天(化名)累积减刑4年零2个月,对未来充满希望。

无法忍受丈夫外遇和家暴西安女子杀夫肢解尸体

2016年3月1日,中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将正式实施,该法首次提出了人身安全24小时紧急保护令。家庭暴力的范畴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均属家庭暴力。

自此,在家庭中正在遭受或者曾经遭受过家暴的对象均可以通过此法维权,而施暴者也将得到法律的制裁。

在此之前,更多地家暴受害者默默地忍受着家暴带来的痛苦,甚至在长期的忍受中走向极端。近日,西部网记者走进陕西省女子监狱,了解了两位因为遭受家暴而杀害丈夫的罪犯,她们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西部网讯(记者李媛)发现丈夫有外遇后,张晓天(化名)就提出了离婚,却遭到拒绝。此后,丈夫的殴打便成了家常便饭。在一次争吵后,丈夫用刀砍断了自己的手指。“我失控了。”张晓天说,等她清醒过来,发现丈夫满头是血躺在地上。随后,身为医生的张晓天肢解了丈夫的尸体,“我搬不动他,但不想让孩子看见尸体。”

累积减刑4年零2个月对未来充满希望

张晓天今年41岁,西安市高陵区人,在陕西省女子监狱服刑10年,是监狱里暴力犯罪犯中学历比较高的一个。因为表现突出,争取了多次减刑,已经从无期徒刑减至有期徒刑19年4个月,累积减刑4年零2个月。

因为身体残疾,张晓天走路很慢。记者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面带微笑,整个人状态很好。“事情都过去十年了,有很多细节我都想不起来了。”张晓天刚一坐下,就微笑着说。

据张晓天的管教警官李庆梅介绍,张晓天学历高,会写文章,在监区担任犯人的学习委员,平时协助教官教犯人们学习写作和绘画。

因为自身的残疾,刚来监狱的时候,张晓天很自卑不愿意与人交流。同时,家庭暴力造成的心理阴影让她对周围充满恐惧。经过教官的心理疏导,张晓天逐渐恢复了自信,如今劳动改造很积极,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身体残疾努力当上医生治好母亲的顽疾

张晓天出生的时候,脊椎和腿部有残疾。为了有一技之长,她学习非常刻苦。中专毕业后,张晓天被分配至新疆一个县级医院做急诊科医生。那一年,她18岁。

“那个时候很快乐,有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没有什么负担和压力。”张晓天说到这里,露出了笑容,整个人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后来,母亲患病,医院一度下了病危通知书。张晓天决定辞职回家,刚回来那几年,她一直陪着母亲。“医院那会都不收了,我就用我所学的知识,把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结果她的病奇迹般好了。”张晓天说,这件事情让她对自己的医术有了信心。很快,她的诊所就在村里开了起来。

在陪母亲治病的那段时间,有一个人一直陪在她身边。这个人是张晓天在当地县医院实习的时候认识的,在相处的过程中,两人有了感情,并走进了婚姻殿堂。“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本性善良,能够陪我一块渡过难关。”张晓天说,我结婚那年23岁,他24岁。

婚后,张晓天开诊所,丈夫开车跑运输,两个人都很忙,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丈夫出轨遭遇严重家暴

然而,2004年的一天,有人告诉张晓天她丈夫的秘密。“一开始,我只是侧面观察,最后发现他真的出轨了。”张晓天说,证实后,她向丈夫提出了离婚,却遭到拒绝。

“他事后道歉,也考虑到孩子,我就原谅了他。”张晓天说,其实这一次,他俩的感情已经有了裂痕。

据张晓天回忆,每次丈夫回家的时候,自己手机上会收到莫名的约会短信。已入狱十年张晓天至今也不知道短信是谁发的。“就是因为那几条短信,丈夫跟我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所以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发给我的。”张晓天说,刚开始只是吵架,到后来他就动手了,而且打得特别狠。

好多次,张晓天被打的满村跑,她前脚跑到邻居家求救,丈夫后脚追到邻居家继续打。“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有一段时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们几乎见面就会吵架,吵起来他就打我。”张晓天说,她搬回娘家,跟丈夫分居了。

争执中她抢过菜刀砍死丈夫并肢解了尸体

分居这段时间,张晓天只要提出离婚,都会被对方拒绝。“有一次,他来到我娘家闹,他威胁要杀了我娘家所有人。”张晓天说,听到这些话,她害怕了,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家里人,便跟着丈夫回家了。

回家安静了一段时间,两个人就又开始有了争吵,吵闹中,丈夫的家暴也毫不客气。“事发那天白天,我们吵了四次。”张晓天说,两人只要见面就会吵起来。到了晚上丈夫拉肚子,让我给他配点药。“在打点滴的时候,我给他加了镇定剂。”张晓天说,在加药的时候,她只想让丈夫安静下来,不要再吵了。

凌晨,张晓天丈夫醒了,上完厕所后,两个人还在争吵,争执中,丈夫拿起屋内的菜刀砍向她头部,张晓天急忙用手去挡,手筋被砍断了。

“我失控了,现在也想不起来刀最后怎么在我的手里,看到他躺在地上,我才清醒过来。”张晓天砍死了丈夫。随后,1.4米的她将尸体肢解了,把器官藏在屋外的草垛里。

“我们吵到那会已经凌晨两三点了,丫头还在屋里睡觉,马上就要天亮了,我想把尸体藏起来不要吓到丫头,可怎么也搬不动。”张晓天低着头,呢喃着重复“我搬不动”。

案发后,张晓天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妹妹,妹妹报了警。在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自首时,张晓天被警方带走。

心理专家:遭遇家暴女性应学会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陕西省慈善协会心理援助中心副主任何玉才说,从这个事情来看,张晓天是一个偏内向的人,她不太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情绪。

“张晓天外在的成功为她筑起一层厚厚的外墙,而她内心又因为外在的形象很自卑,加上老公的出轨,整个人内心非常脆弱。”何玉才说,这样的情况下,她更不愿向别人倾诉她被家暴以及丈夫出轨的事情。所以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张晓天的最后一根稻草破灭了,尽管没有事先计划,但瞬间的爆发也是情绪的一种宣泄,这么残忍的行为也说明了她内心的愤怒。

何玉才建议,身处家庭暴力的女性应该多学习法律知识,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同时,主动融入社会,寻找外在情感支撑,在学会保护自己的同时,脱离依赖,使自己变得强大。

【编辑:王忠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