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北医三院亡续:家属曾提出200万赔偿要求

来源:网易 2016-01-19 04:07:00

近日,产妇在北医三院抢救无效不幸离世的消息引发热议。目前当事各方说法不一。昨天下午,北京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作出回应,称个别地方发生少数的医患纠纷是客观存在的,双方应依法依规维护自己的权益,目前医闹追责已写入刑法,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对于死者家属要求医院公开视频的要求,该发言人表示,如果需要公开,应由公安机关调取。此外,北医三院一名知情医生称,死者家属曾提出过200万的赔偿要求,而死亡产妇杨女士的丈夫再次强调,自己从未提出过赔偿要求。

市卫计委

监控视频需由公安机关调取

北京市卫计委新闻发言人表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敬,对产妇经抢救无效去世表示遗憾,对其家庭带来的悲痛表示同情,并称有医疗机构的地方就会产生医患关系,医患双方必须相

互理解。

该新闻发言人称,个别地方发生少数的医患纠纷是客观存在的,这是因为信息不够对称、知识不够对称,以及医学发展还有很多未知和不确定性。现在已

经进入全面依法治国的阶段,在处理时,双方应依法依规维护自己的权益。目前医闹追责已写入刑法,反对任何形式的“医闹”,如果产生纠纷有很多机制、途径和手段进行理性解决。

对于死者家属要求医院公开视频的要求,该新闻发言人表示,如果死者家属已经报了警,需要调取视频,这不是哪个机构来完成的,应由公安机关同意后,才可以调取。

知情医生

不存在7小时未见医生情况

知情医生李先生回忆了杨女士去世后,医院召开通报会的情况。

产科医生首先介绍了救治经过:1月11日凌晨,患者杨女士告诉医生自己

胸痛,产科立即请内科等相关科室会诊,查了心电图、心肌酶等项目,均未发现问题。此时杨女士的症状略有减轻,因此继续观察。此间,心内科医生及产科值班医生多次看病人,因此,不存在7小时内未见到医生的情况。病程记录及心电图上均有时间记录,可做证据。

晚上7点多,患者病情突然加重后,全院组织最好的专家全力抢救至近11点,其间持续心肺复苏,甚至开胸手动心脏按摩,均无效。在10点55分,医生宣布杨女士死亡。

家属曾提出200万赔偿要求

李先生说,心内科专家根据患者病情演化过程,初步判定为主动脉夹层破裂导致的心包压塞。大家一致建议尽快尸检以最终明确死因。但医务处领导介绍说,患者家属一直拒绝尸检,只想私了,要价200万。

李先生说,1月14日下午,北医三院召开全院中层干部例会。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和医院党委书记通报,患者家属于前两日占据病房,并纠集不明身份人员打砸病房,并打伤医生两人,警方负责人已到场。院例会通报的内容绝不会有假,从到场领导的级别看,当时的情况一定非常严重。因此,不可能如患者家属所说,只是情绪激动,并未打砸病房。目前,被打的两名妇产科医生因头外伤在医院外科一病区11层的神经外科住院。

记者昨天上午到外科一病区11层进行探访。发现两名医生居住的病房门口贴有“谢绝探视”的标识。记者想要进入探视遭到拒绝。但不时有护工模样的男性工作人员出入该病房。北医三院办公室宣传组没有否认李先生的说法,称目前还没有最新的消息。

死者丈夫

再次否认索要赔偿打医生

此前,杨女士的丈夫张自强称,从10日晚上开始,医生连续7小时都没有来杨女士的病房查看病情。他及其家属均未动手打过医务人员,只在12、13日两次与保安人员发生了推搡,也没有恶意打砸毁坏医院的物品。

昨天,对于提出200万赔偿要求的说法,张自强回应称,他在和医院人员接触的时候都有律师在场。律师几次叮嘱他不要提出赔偿要求,所以他始终没有提出赔偿要求。同时,他再次强调自己及其他家属没有打医生。“当时有20多个保安人员围着我们,我们怎么可能打得到医生?”

家人没有给妻子任何压力

张自强昨天回述了第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

他说,第一个孩子在北医三院早产,出生时900克,在新生儿病房长到近4斤,体重增长理想,还有一个星期即可出院。但在2011年11月26日周六晚上,孩子突然心脏骤停,抢救后已无觅食反射,为脑损伤症状。家属无奈放弃治疗。家属当时得到的心脏

骤停的原因是喂奶后护士没注意孩子呛奶,导致肺部感染。经过与医院协商解决,医院主动赔款45万。

针对网络上张自强给杨女士压力要求其生育的传言,张自强说,妻子一直想成为母亲,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加之第一个孩子的夭折更加强了其拥有一个健康孩子的愿望。在孕育二胎的过程中,张自强及其他家属从未给妻子任何压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