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发展资本市场不能脱实向虚、自娱自乐

来源:环球财经股市基金 2016-01-18 09:00:00

2014年7月开始,我国股市出现了一轮过快上涨行情。

股市过快上涨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市场估值修复的内在要求,也有改革红利预期、流动性充裕、居民资产配置调整等合理因素,还有杠杆资金、程序化交易、舆论集中唱多等造成市场过热的非理性因素。

过快上涨必有过急下跌。2015年6月15日至7月8日的17个交易日,上证综指下跌32%。大量获利盘回吐,各类杠杆资金加速离场,公募基金遭遇巨额赎回,期现货市场交互下跌,市场频现千股跌停、千股停牌,流动性几近枯竭,股市运行的危急状况实属罕见。

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充分反映了我国股市不成熟,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等,也充分暴露了证监会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等问题,我们必须深刻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学有所得,深化改革,健全制度,加强监管,防范风险,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我们深切感受到,要做好监管工作,必须正确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

一要处理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虚拟经济是虚拟资本以增值为目的进行独立的权益交易活动,股票所代表的实际资产已经被投入企业的生产经营过程去创造价值,而股票本身又在市场流通转让,当作交易对象进行买卖,股票价格合理反映企业的经营价值和盈利前景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前提,可见,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的基础。

发展资本市场,必须牢固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着力发挥好市场配置资源和风险管理等功能,遏制过度投机,绝不能“脱实向虚”,更不能“自娱自乐”。

二要处理好发展与监管的关系。市场发展越快,就越要严格监管。股市异常波动警示我们,监管部门必须强化监管本位,牢固树立从严监管、一以贯之的理念,紧跟市场发展变化,保持监管定力,只有严格监管下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才是高质量的发展。在我国特定的市场环境下,还必须特别关注资产价格虚高的风险。

三要处理好创新与规范的关系。创新是市场发展的不竭动力,但创新必须加强风险管理,与风险管控能力相匹配。对产品服务的创新,不仅要评估论证自身存在的风险,还必须分析对市场全局的影响;不仅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还必须严格落实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账户实名制管理、信息系统接入管理等基础性制度,切实维护客户合法权益;不仅要考虑经营机构的经济效益,还必须要有相应的监管机制与手段跟上。创新应是全方位的,不仅是产品业务创新,还应当包括经营机制与内控机制的创新,还有监管体制机制的创新。

四要处理好借鉴国际经验与立足国情的关系。发展我国股市需要学习借鉴境外市场的有益经验,但必须从我国实际出发,准确把握我国市场的特点与规律,不照抄照搬。同时,要善于借鉴国际经验,对境外市场行之有效的做法,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真正做到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不仅要借鉴境外产品创新的经验,也要借鉴其有效监管的经验。

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作为市场化配置资源的平台,资本市场具有服务和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独特优势,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资本市场可以为企业提供多样化融资方式,降低企业杠杆率和融资成本,支持企业并购重组,助力产能化解和存量盘活,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服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发经济增长新动力。

同时,也要看到,当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错综复杂,进入2016年以后,国际金融市场避险情绪上升,全球股市出现新一轮下跌,大宗商品价格加速下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汇率贬值,我国经济金融面临的外部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多。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企业盈利下滑,企业杠杆率仍然高企,信用违约风险增加;人民币贬值预期升温,资金外流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上升,盈利增幅下降,股市、汇市、债市、货币市场等风险因素交互影响,也给今年资本市场发展和监管带来挑战。

对此,证监会在2016年工作的总体要求是,深化改革、健全制度、加强监管、防范风险,促进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具体说来,要发展多层次股权市场。研究制定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相关制度规则,做好启动改革的各项准备工作。加快完善“新三板”制度规则体系,优化小额、快速、灵活、多元的投融资机制,更好发挥对创新型、创业型、成长型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作用。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探索建立区域性股权市场与“新三板”的合作机制,引导登记备案、运作规范的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参与区域性股权市场。

要深入推进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并购重组机制,推动消除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并购重组的障碍,支持上市公司特别是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通过资产注入、引入战投、吸收合并、整体上市等多种方式做优做强,更好地支持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

支持并购重组方式创新,丰富并购重组支付手段,研究出台发行优先股、定向发行可转换债券等作为并购重组支付方式的实施细则。要密切关注并购重组中可能出现的风险、问题和矛盾,及时制定应对预案和措施,重点加强对“忽悠式”重组、“跟风式”重组、虚假重组等情况的检查和监管,严厉打击利用并购重组进行内幕交易、市场操纵、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活动。

要规范发展债券市场。研究发展绿色债券、可续期债券、高收益债券和项目收益债券,增加债券品种,发展可转换债、可交换债等股债结合品种。发展企业资产证券化,推进基础设施资产证券化试点,研究推出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深化债券市场互联互通。

要稳妥推进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发展。适应金融改革和产业风险管理需要,在充分评估、严防风险的基础上,做好原油等战略性期货品种的上市工作,完善股票期权试点,推进白糖、豆粕农产品期货期权试点。加大对商品指数期货、利率及外汇期货研发力度。稳步推进“期货+保险”、“粮食银行”、“基差报价”、“库存管理”等创新试点,进一步拓展期货市场服务“三农”的渠道和机制。研究论证碳排放权期货交易,探索运用市场化机制助力绿色发展。

要扩大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进一步拓宽境内企业境外上市融资渠道,研究解决H股“全流通”问题。完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逐步放宽投资额度,推动A股纳入国际知名指数,引导境外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被动指数基金等长期资金加大境内投资力度。启动深港通,完善沪港通,研究沪伦通。

推进自贸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吸引境外机构投资者通过QFII、RQFII、沪港通和自由贸易账户等多种渠道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

推动港资、澳资机构在境内设立合资证券、基金经营机构。支持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境外子公司的发展。深入推进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稳步推进香港互认基金在内地注册。做好跨境监管交流与合作。

总之,证监会在新的一年里必须健全制度,促进市场平稳运行,并且通过从严监管强化制度规则执行,通过强化一线监管提高监管有效性。此外,要强化风险防范,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以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工作。

(本文据证监会主席肖钢在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整理,有删节)

责编:郭家祥(实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